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电商

沈文荣冷静看待钢铁业重组钢铁

电商
来源: 作者: 2019-06-24 06:39:11

沈文荣冷静看待钢铁业重组_钢铁

“企业家不能太仁慈,也不能凶恶” 对于世界第一大钢铁生产国中国而言,如果说未来能够产生一位类似美国卡内基、印度米塔尔那样的“钢铁大王”,那么,江苏沙钢的创办人沈文荣或许是最有可能的人选之一。 1975年,在一家棉花加工厂做钳工工作的沈文荣,受命开始搞炼钢。这一年沈文荣不到30岁,此前他关于钢铁的最早记忆,来自于在初中时参加“大跃进”的“大炼钢铁运动”。 “当时的想法是能炼出钢来就很好了,怎么可能想到做这么大的钢铁厂。”9月18日,沈文荣来北京参加2008中国钢铁业并购论坛,在接受采访时回忆说。已经年近62岁的沈文荣身形微胖,身穿一件普通的白色短袖衬衣,说话保持着浓重的苏南口音。 就像那个时代的不少人一样,沈文荣在干上炼钢以后就再也没有改变过职业,并且干出了不小的成就。如今,他领导的江苏沙钢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沙钢),是中国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其2007年产量达到2290万吨,紧随宝钢和鞍本钢铁之后,位列中国第三。 沈文荣预计,沙钢今年的粗钢产量有望达到2500万吨,销售收入将达到1400亿元-1500亿元。 自2002年以来,沙钢和其它钢铁生产商一样,经历了一段甜蜜的钢铁牛市。全球钢铁业在这一段时间里处于一轮快速上升周期,中国钢铁产业的年均增长率很少低于20%,全国钢产量从2003年的2亿吨猛增到2007年的4.9亿吨,不少业内人士预计今年的全年产量可能达到5.5亿吨。 这给大型钢铁生产商的带来了扩张机会。米塔尔正是借助这一股钢铁牛市,通过兼并收购在2006年一跃成为全球最大钢铁生产商,其2007年粗钢产能高达1.16亿吨。 不过,这样的好时光眼下可能就要结束了。进入8月以后,钢铁价格迅速扭头向下,整个产业突然要面对生产过剩的局面。 或许正是由于整个行业面临着共同的压力,9月18日的中国钢铁业并购论坛上,除鞍钢总经理张晓刚、武钢总经理邓崎琳临时因故缺席之外,国内几家主要钢铁巨头都派出“一把手”前来出席这次会议,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河北钢铁集团公司董事长王义芳、山东钢铁集团公司董事长邹仲琛纷纷发言。 这次会议透露的信号并不乐观,企业普遍认为钢铁业需求将出现放缓。徐乐江更是发布警告称,“拐点已经出现”,他还预计中国钢产量可能今年无法突破5亿吨关口。沈文荣对《财经》预测接下来几个月钢价“下调空间还有,起码不会上升”。 在这次论坛上,似乎大家达成共识,只有通过一场大规模的重组才消除钢铁行业的过剩产能。不过,对于重组是否能够出现和该如何重组,不同的人则抱有不同的预期。 沈文荣并未在大会发言。尽管这位钢铁业的老兵早已经对可能调整有所准备,他也对调整来得如此之快有些出乎意料。在接受《财经》采访时他感叹说,“下滑得快了一点,不到50天,由峰到谷。” 他预言说,承受能力强的企业受影响小一点,差一点的就没有利润要亏损了,对有些企业产品没有市场竞争力的,肯定要减产。但是,他对沙钢充满信心。“我们还没有到减产的时候,并且还没有到亏损的边缘。即使利润下降,沙钢还是不会减产。只要不亏损,还是就要生产的。” 这是否大局已定42176悍将示好休斯顿哈登轮换阵容的支柱给沙钢带来更好的扩张机会?进行更多的扩张和收购?对此,沈文荣并未直接回答,但他认为,以前单纯通过收购增加规模的方式恐怕行不通,未来收购要更多看能否在收购后带来价值,比如带来资源、管理、市场、产品上的整合。 沙钢自2005年开始对外展开收购,谨慎经营的沈文荣为沙钢收购定了几条原则:“先近后远,先易后难,先内后外”。2006年6月,沙钢以20亿元获得江苏淮钢集团有限公司90.5%的股权;2007年9月24日,江苏沙钢集团重组河南安阳永兴钢铁公司,迈出了民营钢铁企业跨地区合并重组的步伐;2008年年初,沙钢收购江苏鑫瑞特钢51%股份。 对于目前国有钢铁企业之间风起云涌的并购意向,沈文荣表示并不看好,他认为,各种利益之间的矛盾,使得这些并购并没有真正实现企业的优势的整合,只不过是资产划到一个名字下面。 由于种种原因,沙钢一直没有上市,从而无法从资本市场上进行融资罗志祥被指太孝顺发火小S回应别气别气,不少人认为这是沙钢的不利之处。沈文荣对此并不认同,他声称三年之内沙钢都不会上市。他认为,上市公司兼并重组必须要通过公开披露,非上市公司兼并重组要比上市公司更容易。至于融资问题,他认为可以通过多种方法解决。 此前,曾有关于高盛入股沙钢、宝钢并购沙钢的传闻。被问到沙钢引入投资者的推进情况时,沈文荣笑着说,“这个现在不能向你透露。” 沈文荣也并未排除沙钢可能被收购的可能,他表示对投资者“敞开胸怀”。不过他说,如果米塔尔要收购沙钢,首先要获得中国政府的批准,而这是不可能的。至于国有企业,沈文荣说,“我们收购兼并的淮钢就是国有企业。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接藤田美术馆修缮前大特展多件顶级文物来自中国受国有企业呢?” 沈文荣否定了沙钢多元化的可能。他说,自己曾经和郭广昌讨论过多元化问题,但是他认为自己不可能选择郭广昌的那条路。“就算我以后有了资本实力以后,我也不会用这种方法,我为什么不能把钢铁做到最大呢?”沈文荣说。 虽然已经到了退休年龄,沈文荣仍然对沙钢的管理亲力亲为,他认为至今还没有找到能够比他把沙钢管理得更好的职业经理人。不过,随着沈文荣年龄增长,接班人将成为与沙钢扩张同样重要的问题,摆到沈文荣面前。 沈文荣表示,不会把企业“交”给自己的孩子,“不是交的问题,而是要看孩子能不能干好的问题”。 在总结自己作为企业家的成功秘诀时,沈文荣说,“企业家不能太仁慈,也不能凶恶。”由于沈的话音浓重,当他说“仁慈”的时候,听起来像“正直”。

相关推荐